在发生关系时,对方向你说过最脏的话有多脏?

点击:185  日期:2017-05-08 09:52:07.0 [小说]

在K市一家五星级酒店里,林欣欣脚步匆匆寻找着手机上的房间号码。

她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穿着一袭紫色长裙,习惯了素面朝天的她特意化了淡妆,美丽而温婉的面容上挂着清浅幸福的笑容,一颗心扑突扑突狂跳,小脸染上一抹红晕。

一年了!今天是林欣欣和老公罗明的结婚纪念日,一个对于林欣欣来说十分重要的日子!

因为今天,她将和罗明成为真正的夫妻!

是的,尽管林欣欣已经和罗明领了证,却依然只是挂着夫妻的名头而没有夫妻之实,加上罗明对她的态度一直不冷不热,让她心中着实不安。

但是,今天就是改变的开始!从此以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站在酒店306房间的门口,林欣欣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整理了一下微微有些散乱的长发,微笑着抬手敲门。

门应声而开,一张熟悉且斯文的面容出现在林欣欣的面前,掩藏在眼底的不耐和厌恶一闪而逝,林欣欣却因为低头道歉而没有看见。

“怎么这么晚?”

“对不起,路上堵车了!”

林欣欣有些害羞的红了脸,事实上,在昨天接到罗明的电话之后,她就激动的一天没有睡好觉,一大早就起来准备,化妆,美容,找最漂亮的衣服,挑首饰搭配,终于打扮妥当之后,发现自己竟然迟到了。

林欣欣小心翼翼的抬眸,在那张斯文俊秀的脸上没有看到以往的冰冷表情,心底暗暗松了口气,同时也甜蜜了几分。

“进来吧,我都等好久了!”

罗明难得主动伸手替林欣欣接过她的手提包,林欣欣心头一暖,他真的很有诚意呀,真好。

房间里早就已经准备了烛光晚餐,幽暗的灯光下,悠扬的音乐飘扬,让气氛一下子变得浪漫起来。

罗明送上娇艳欲滴的鲜花,欣欣激动的双手接过,一股巨大的波浪袭来,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

他,真的不一样了!

罗明主动拉开椅子,桌边早就倒好了两杯红酒,烛光摇曳中,他端起了其中一杯。

“欣欣,为了庆祝我们结婚一周年,干一杯吧!过去的一年你辛苦了,我会尽最大的努力来补偿你,让你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林欣欣面色绯红,长长的睫毛低垂,遮掩住眼底的害羞与期待,他话里的暗示让她心跳如雷,情不自禁的浅笑。

红唇微启,林欣欣喝了那杯酒,先前的些许紧张也一扫而空,只剩下羞怯和美好的期待。

今天的罗明似乎格外的温柔体贴,让林欣欣如同做梦般,如梦如幻,如置身在天堂,她含羞带怯的看向坐在对面的那个男人,觉得整颗心都是满满的幸福。

罗明满意的勾唇,眼底划过一丝计划得逞的得意,就连脸上的笑容看上去都真诚了几分,他知道自己到了退场的时候。

于是罗明颇为抱歉的起身,“欣欣,我去下洗手间。”

说着,罗明拉开了房门准备出去,而林欣欣有些疑惑道:“房间里不是有洗手间吗?”

“哦,那个好像坏了,我到公共卫生间去。”

林欣欣没有多想,坐在椅子上等待着罗明的回来,她不知道的是,罗明此时已经走出了酒店,驱车离开,临走时回首看了一眼,有一丝算计,一丝冰冷,唯独没有后悔!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罗明还没有回来,林欣欣有些不放心,他去了哪里的卫生间?怎么会这么久?

林欣欣很不安,忍不住想去找他,刚起身,突如其来的眩晕让她跌坐在椅子上。

怎么回事?

林欣欣揉了揉太阳穴,她虽然酒量一般,却也不至于一杯倒!

这最重要的是,一股难耐的热气从身体里涌出来,让她莫名口干舌燥。

林欣欣晃晃脑袋,让自己稍稍清醒一些,她准备去找一些水喝。

“大美女,你想去哪里?”

房间的大门突然被推开,一个腆着大肚子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挡住了林欣欣的去路,一双细小的眼睛将林欣欣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极其满意的笑了两声。

“你是谁?”

残存的理智让林欣欣还保持着些许清明,直觉让她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

“当然是让你舒服的人哪!”

中年男人笑的极其恶心,林欣欣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防备的看着他。

燥热,无比的燥热让林欣欣恨不得将周身衣服都扯了,却又警惕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她现在十分难受,罗明去哪里了?快回来啊!

林欣欣不知道的是,此时的她面红如霞,眼角微微带着水光,看上去可怜又可爱,白皙的肌肤上染上一层薄汗,诱人极了。

中年男人双眼放光,饥渴难耐的咽了咽口水,朝着林欣欣扑了过去。

林欣欣惊慌失措,却又偏偏头脑发昏,腿脚发软,整个人都无法行动,她又着急又害怕,几乎快要哭出来了。

中年男人越来越近,那肥硕的双手甚至已经扯上了林欣欣的衣领,刺啦一声,肩带断了。

惊怒之下,林欣欣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手摸索着拿起床头灯一下子就砸了上去!

“啊……你这个臭女人!”

中年男人被砸个正着,额头一下子就破了,鲜血顺着他的头流下来,让那张脸显得更加狰狞。

“罗明!罗明!救我!”

林欣欣高声呼喊,叫着自己老公的名字,可是那个男人始终没有出现。

她的心底涌起浓浓的绝望,心沉了下去,浑身发冷。乘着男人被砸蒙了的瞬间跌跌撞撞的逃出了房间,男人紧跟其后追了出去。

欣欣慌不择路,四处乱窜,“碰!”撞到了一个人的怀里。

来人很高,目测有一米八五的模样,一张刀削般的面容上镶嵌着凌厉的五官,一双幽深的眼睛清冷淡漠,好看的薄唇此时紧紧抿着,面如冠玉,清俊又贵气,浑身散发着尊贵的气息。

紧蹙的眉头,显然是对这个突然撞到自己的女人很不满。

“救命!”

林欣欣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男人的衣袖,眼前开始模糊起来,她此时就像是快要淹死的人抓住了偶遇的一根浮萍不愿放手。

沈湛低头,就看到一双倔强又迷惘的眼睛,女人的脸上泛着可疑的红晕,加上被撕扯的肩带和她此时的神情,沈湛迅速明白了此时的状况,她应该是被人下药了!

这女人长的不错,怪不得引来男人的觊觎!

看到沈湛皱眉,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保镖迅速的上前一步,将依然抓着他衣服的女人拉开,与此同时冷汗直冒,他方才竟然失职了!

主子可不是好惹的!得罪他的人通常只有一个下场,死!

“臭女人,你给我站住!”

中年男人一手捂着头追着林欣欣就过来了,在看到站在林欣欣前面的沈湛之后,恼怒道:“你是什么人?别多管闲事!”

居然比他帅,尼玛,不能忍!

这小白脸哪里冒出来的?

沈湛面色一沉,冲身边的保镖吩咐道:“处理一下!”

保镖了然,迅速的上前将中年男人一把摁住,拖到了他出来的306房间里,不多时,房间里就传出了阵阵哀嚎,听的人胆战心惊。

而就在沈湛的保镖去处理那个人渣的时候,林欣欣竟然摇摇晃晃重新走到了沈湛的身边。

热,极度的燥热让林欣欣觉得难受极了,仿佛从骨头里传出来的一种炙热感,让她只想靠近什么冰凉的东西。

而恰恰,站在她面前的沈湛成了最好的选择。

林欣欣攀附上沈湛强而有力的肩膀,像是一条软软的蛇,身体柔软的不可思议,清秀的脸庞也因药性变得妩媚起来。

林欣欣红唇微张,像是邀请人来品尝,她洁白如玉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迅速染上了一抹潮红,胸前的衣服已经因为之前的撕扯和行动而损坏了大半,甚至可以隐约的看到她完美的身形。

林欣欣双手紧紧抱着沈湛的腰,像是要与他融为一体,高跟鞋早就已经掉的七零八落,露出雪白而纤细的脚踝,性感的无以复加。

天生尤物!

沈湛的脑海里闪过这四个字,他冷静的站在那里,没有表情也没有行动,但微缩的瞳孔和略沉的呼吸泄露了他此时的心情,他并不像表面上这么的淡定。

向来视女色为无物的他,居然动容了!

“罗明,罗明,我好难受!”

林欣欣恍惚之间,将眼前的男人当成了她不知所踪的丈夫,扭着腰在沈湛身上用力磨蹭。

罗明?沈湛闻言眼神一冷,伸手将林欣欣推了出去。

“别走!求你!”

强烈的药效已经让林欣欣彻底丧失了理智,她的瞳孔涣散,已经看不清楚眼前的人影,只身体里本能的渴望让她紧紧抓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松手。

无边的空虚让林欣欣紧咬着嘴唇,一双已经发红的眼睛里盈满泪光,楚楚可怜的看着沈湛。

那双眼睛盈盈一脉间,害怕,惶恐,又媚色无边,勾人心魄,如一支利箭刺进沈湛的心房,他抬起的脚一顿,心底莫名一软,改了主意,顺手一捞,将这个女人带到了怀里,然后按开了一旁的电梯。

林欣欣此时已经完全被药物控制了,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滚烫到几乎要燃烧的身体只渴望有谁能来为她降降温,她本能的去摸身边那带着温凉体温的躯体。

沈湛面色微沉,林欣欣的胡乱撩拨竟然让他起了反应,他目光深邃的盯着那不断跳跃的数字,一边紧扣住林欣欣胡乱抚摸的手。

叮咚,电梯门开了,沈湛抱着林欣欣进了总统套房的门。

“热……好热……”

没有得到缓解的林欣欣此时正难耐的撕扯着包裹她身体的布料,却又因为手脚无力而徒劳,反倒是沈湛身上那价值不菲的西装,在林欣欣的磨蹭和撕扯下已经没有了原来的样子。

一进房间,两人都有些迫不及待,只不过沈湛的动作依然优雅而清冷,而林欣欣则显得十分焦躁不安,她已经快要被折磨疯了,所以,在沈湛刚把她放到床上之后,她就迫不及待的贴了上去。

沈湛闷闷的笑,看着女人如同妖精一样缠上来,一个转身,将她压倒在豪华席梦思上,掌握了主动权……

“不要了……罗明……罗明……”

林欣欣已经陷入了昏迷,她的身体狂热,却又下意识的呼喊着自己爱人的名字。

沈湛的动作陡然一顿,眼底染上危险的气息,随后动作越发激烈让她那张微微张开的红唇中,除了呻吟,再也吐不出任何自己陌生的字眼。

一夜翻来覆去的疯狂,林欣欣早就已经彻底昏了过去。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棱,洒落在酒店总统套房的大床上,温柔的光线让沉睡中的女人平添了几分宁静。

林欣欣是被电话声音吵醒的,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就看到了未着寸缕的自己,脑袋依然有些昏沉,不过她此时的情况却让她下意识的感觉到了恐惧。

在一阵让人烦躁的电话铃声之后,她听到了一个性感低沉的声音,“喂?是我!”

陌生的声音让林欣欣陡然从睡梦中惊醒,昏迷之前的记忆片段瞬间涌现在眼前,让她一张俏脸瞬间毫无血色!

她昨天似乎被人下药了!而且,貌似还和一个陌生的男人上了床!

林欣欣的表情惊疑不定,她昨天明明是和罗明在一起庆祝结婚周年的,怎么会有一个猥琐的男人闯了进来,还有那杯红酒,怎么都觉得有问题。

一个念头在林欣欣脑海里明明灭灭,却始终让她不敢相信,她深吸了口气,紧咬着嘴唇,试图伸手掩住了疲惫的双眼,却发现她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知道了!我很快就回来!”

浴室里的人似乎是在接电话,声音虽然低沉好听,却绝对是她所陌生的。

林欣欣想哭,她所一直保留的初夜竟然就这么稀里糊涂的丢失给了一个陌生的男人,慌乱和畏惧让她将整个人蒙在被子里,直到听到浴室里的水声消失。

昨晚那个胖猪头的身影浮上心头,林欣欣被恶心的打了个冷战,瞬间下意识的缩进了被子里,小心翼翼的透过被子之间的缝隙朝外看过去。

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裹着浴巾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他的身材非常完美,宽阔的肩膀下是标准的倒三角,窄窄的腰腹间松松垮垮的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甚至可以清楚看到他的腹肌和那形状完美的人鱼线。

这就是昨天和她共度一夜的人吗?

林欣欣莫名的有些心安,应该是个帅哥,不是昨天的那个猪头,太好了。

她忽然很好奇他的脸,视线上移,就见到一头乌黑飘逸的短发,因为没有擦干还在滴水,那水滴顺着那古铜色的肌肤一路下滑,不免让人面红心跳,偏偏他的头上还盖着一条白色的毛巾,刚好遮掩住他的面容,只露出一张性感的薄唇以及棱角分明的下巴。

随后,男人转身穿衣服,他似乎有些急事,很快就穿戴整齐走到了门边,开门的时候,他的视线朝着床头的位置淡淡的瞥了一眼。

林欣欣此时却已经又重新钻到了被子里,头都不敢伸,像乌龟般缩着。

门轻轻合上,她长长吁了口气,露出雪白的小脸,这才发现双手全是冷汗。

吓死了!

沈湛从总统套房出来,一辆迈巴赫停在酒店门口等候多时,他猫腰钻进了车里,才想起似乎忘记了什么事情,然而电话里的事情更加重要,他拧了眉头,淡淡吩咐了一句,“开车!”

等到确认男人已经离开,林欣欣才面色苍白的从床上爬了起来,还没下床就双腿一软,差点跌倒在地上。

林欣欣苦笑,忍着周身的酸痛来到了卫生间洗漱。

卫生间里还残留着淡淡的肥皂香,倒是让林欣欣的情绪稍稍缓解了一些,她洗了一把脸,看向镜子里的自己。

白皙的肌肤上是青青紫紫的吻痕,娇艳的嘴唇有些红肿甚至破皮,清秀的面容上还残留着欢爱之后的餍足和疲惫,一双大大的眼睛里闪烁着点点泪光。

这幅模样,任由谁都知道她昨天发生了什么?!

林欣欣瞬间面如纸色,她得回去!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她总要去问个清楚明白!昨天,在她最需要罗明的时候,他在哪里?

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再笨,也意识到了不对劲,心中有种很不好的预感,让她害怕的浑身发抖。

但是,再害怕,她也想知道真相!

罗明,她深爱的丈夫在昨晚扮演了什么角色?

她不敢深想,但是,不想就能代表什么都没发生吗?

昨天的那些衣服早就已经不能穿了,幸运的是林欣欣在总统套房的橱柜里找到了一套还算是保守的女式睡衣,她咬了咬牙,穿上了那套睡衣,随后顶着旁人异样的目光,脚步匆匆的从酒店逃离。

一路上因为她的装扮特殊,有不少出租车都拒载,以为她精神有问题,后来还是遇到了一个女司机,在她的百般哀求下才让她上了车。

林欣欣心情复杂的回到家里,昨夜发生的一切让她难以启齿,她要怎么解释?怎么跟罗明提起?

但是比起这些,她更想知道昨天罗明怎么没回来?那个恶心的色狼怎么会进来?

离家门越来越近,林欣欣也越发的胆怯迟疑,她苍白的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疲惫,惹来不少人好奇的目光。

再不愿意面对,林欣欣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走到了家门口,刚想按门铃,却发现大门虚掩着,有什么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恩……啊……明,你太棒了……”

“你这个小妖精,看我不弄死你!”

“那可不行……恩……我死了,谁给你生儿子……”

暧昧的喘息夹杂着一声高过一声的吟哦,只要是人都能明白里面的战况有多激烈!

林欣欣只觉得浑身血液倒流,头皮一炸,里面这两个人的声音分明就是她的丈夫罗明和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林梅。

她至亲至爱的两个人,也是她最信任的人,他们居然背着她搞在一起?

仿若是晴天霹雳,打的林欣欣眼前一阵阵发黑,绝望,漫无边际的绝望迅速将她掩没。

但很快,所有的绝望化为愤怒,无穷无尽的怒火涌上心头。

愤怒让林欣欣几乎失去了理智,她颤抖着双手,想要推开房门,却听到了房间里的人提及了自己的名字。

鬼使神差的,林欣欣缩回了手,想要听一听,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但是之后她才发现,她宁可不要听到这让人痛苦绝望的对话。

“明,林欣欣那个贱人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看来我们的计划成功了!”林梅的语气里掩不住的得意。

计划?林欣欣的脸色刷的全白了,惨白如纸,浑身直哆嗦。

心中的怀疑得到了认证,她却生不如死,恨不得立马消失在这个丑恶的世界。

但是,她好不甘心!

她全心意的付出,得到的就是这种结果?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罗明也很得意:“我亲自出马能不成功吗?你可别忘了,那个傻女人对我的话可是言听计从,连无性的婚姻都能接受。”

当然林欣欣性格懦弱温顺,好控制,没有父母撑腰是一大原因,他是真心看不上那种唯唯喏喏的女人。

没有个性,没有长处,谁会喜欢?

林梅嗤笑了一声,很是不屑,“你该不会是心软了吧?你可别忘记了,要是那个贱人知道你和她结婚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她外公的那些家产,你觉得她还会对你有好脸色吗?”

她气势张扬,好像一切都在掌握中,对自己的亲姐姐没有半点亲情,一口一声贱人叫的欢。

此时的她跟平时地乖巧听话的好妹妹形象判若两人!

罗明立马花言巧语哄了起来,“小梅你吃醋了?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难道你还信不过我?天地良心,就算我和她结了婚,可是我连碰都没碰她一下!我这可是为了你守身如玉啊!”

林梅闻言极其满意的娇笑一声,“谅你也不敢背叛我!我可不是林欣欣那个贱人!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是是是,你怎么能和林欣欣那个蠢货比?昨天我不过稍微对她温柔一点,她就乖乖把加了药的红酒给喝了,也不知道那个胖子刘总对她昨晚的表现满不满意?那可关系着一桩大生意。”

“反正我很满意!”林梅娇笑声不断。

一句接着一句的对话,让门外的林欣欣如同被送到了刑台上千刀万剐,心头的肉被割了一刀又一刀,伤口几乎疼痛的有些麻木,脑海里也是一片空白。

这等林欣欣回过神来,房间里的两个人竟然又开始做某些不和谐的运动,而且伴随着毫不掩饰的叫声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