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人,恋上一座城

点击:162  日期:2017-05-08 12:09:38.0 [生活]
爱上一个人,恋上一座城   文/素衣若何   其实标题和内容没关系,这是一个武侠故事。哈哈。   ---------------------------------------------------------------武侠故事的分割线------------------------------------------- 国破 以下内容,纯属虚构,历史学家,别千里追捕。 林中桃花谢了又开,开了又谢,我活到了二十岁。从小在这林中长大,我以为师傅是我最亲的人,他教我武功,教我琴棋书画,教我治国兵法。我问他:我一个山林野夫,学这些做什么?师傅的眸子总是望向远方,那连绵的山川。师傅不会告诉我原因,从来不说原因,只是敦促我好好学。我如果有丝毫怠慢,师父的竹棒会在我身上重重鞭打。 我不记得何时跟随师父学这些,我只记得二十年我只见过师父。我也以为这辈子我不会再见到第二个人。 我见到她是二十岁的那个严冬。 那个严冬,大雪下了整整一个冬天,所有的山川,河流都是白色的。师父说,过了这个严冬,他就会把我送回一个地方,一个叫做陈国的地方。 师父给我做了一件羽衣,那是天上的鸟儿飞过时,师父射下,那些肉我们烤着吃了,那些羽毛,师父一日日的积了起来。积了整整二十年。 师父看到我披上羽衣时候的样子,他的笑从未这么绚烂,他对我说”披着这件羽衣,你去拯救你的国家。” 于是,我知道了,自己原来是君王,是陈国的君王。但是我的陈国,二十年前的一个夜晚,黑漆漆的战甲,明晃晃的冰剑,一夜之间,我的父王被赵国君主劫持,杀害。从此,国破。家亡,若不是母亲当日和父王吵架,一怒之下,带我去那无垠的竹林,只怕我也早已惨遭毒手。只是母亲知道父王已死,她也万念俱灰,将还为满月的我托付给林中的师父,那个据说是隐士的师父。 你要替你的父王,替你的母亲,替你的子民报仇,夺回你的江山,夺回你的陈国。师父说。 我披着羽衣下山,雪路难行,这样的寒冷,这样的山川,除了我不会还有人在行走?可是我错了,在一次雪崩来临前,我在一个山洞里看到了她。 如瀑的黑发,洁白而单薄的衣衫,娇嫩的脸庞,在这寒风里让人如此的心疼。我不是一个冷血的人,我在她将要被冻死前,把我的羽衣盖在了她的身上,然后背着她下山。在她醒来之前,安全送到了山下的药馆。 我有我的事,我不会为了一个女人挡住报仇的步伐。没有了羽衣,我还有一颗心,一颗火热的夺回陈国的心。 我的计划本该天衣无缝,我用绝世轻功闯入赵国的宫殿。当真是奢华到极致,那些满目的珠宝晃的我的眼疼,但是真正让我疼的是她如小猫般蜷缩在床上,身上盖的是我的羽衣。   她是公主,赵国的公主,将要下嫁于姜国的公主。可是她不肯,是的,赵国的子民都这么说,她不肯,她说她这一生,只对一个人有情,那个是送她羽衣的人。谁也不知道送她羽衣的是谁? 姜国的国君不耐烦了,如果不嫁,那么就要一战,她在父王 的泪水和内心的挣扎中披着羽衣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夜。 我在一地的碎月光前,看着熟睡的她,依旧单薄,眉间的微蹙似乎是梦到了什么,嘴角偶尔勾起的笑容那么清冷,如同这寒夜的雪中梅花。 我只想要她父王的命,可是我也不想让她嫁给姜国那个人。 家亡 我的犹豫不决,让师傅千里迢迢赶来,在他的斥责下,我无言以对。 三月草长莺飞,听说她已经决定嫁给姜国,因为他父亲的再三劝说。 大红的喜字总是格外惹眼,我在她的婚嫁路上,劫了她,要她父王交出江山。我仍记得她的一双明眸,看着我的时候深邃悠远。 她是恨我的。因为那一晚,我放下帐幔,和她柔婉承欢的时候,她的反抗那么坚决。 我夺回 了我的江山,我也拥有了我的美人,我还顺便把姜国的国君也杀了。 我什么都有了,可是从此以后,我再没看过她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