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故乡】一半欢喜。一半忧伤

点击:541  日期:2014-11-27 12:41:03.0 [生活]


(1)照片拍于2014年08月23-24日 手机拍摄

照片中的家乡还是秋,而此时却已是冬季。没有满眼的绿。每每想到家乡的冬,如果没有雪的装扮,我所想到的词语便是:萧条。

呼啸的北风,孤零的枝条,行动迟缓的老人。阳光在那一时刻变得如此令人心生温暖。我很奇怪在家乡那么寒冷的冬天我却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多么怕冷,可是在南方这座城,稍有一点寒意我就控制不住的想要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身体,似乎唯有此,我才能令自己感觉到一丝丝温暖。

8月23日离家,在车站。

清晨时,爸妈送我们去车站,一起吃了早餐,依然都是喜欢的小食。告别总是令人心生伤感。妈妈叮咛的语言还不曾出口,却已泪湿眼帘。

每一次。从读书时的离开到现在,妈妈总想极力的控制好自己的情感,但是这样却更令我心疼。车子发动的很突然。我看着爸妈的身影越来越小,直至再也看不清。

又一次的离开。这些别离在一年又一年的时光里,有着越来越多的不舍与疼痛。

每一次打电话给妈妈,其实很多时候都是在听妈妈说,她说村子里谁家的孩子怎样了,她说哪些老人突然就走了,她说田野里的庄稼,她说家里的猫猫狗狗,这些语言有时在晃动的公车里,有时在我一个人行走的步伐里。灯火通明的城,无论是在哪一个场景里,妈妈的语言都像是有着魔力,它那么轻柔的流淌在我的心间。

我的脑海里有着清晰的景象,田野,村庄,妈妈走路时的模样,还有不离其左右的两条狗儿欢快的跑在她的身后。

(2)

自从上了火车,发生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猫仔一直在发烧,吃了东西很快就吐了,我开始超级后悔没有给猫仔备一些常用药。找了乘务员,也无计可施。

夜晚,猫仔翻来复去的折腾着,狭窄的中铺床位(没有换到下铺),我能给予猫仔安慰的只有怀抱。夜漫长的让人无比的煎熬。

睁着眼听着火车的轰隆声,似乎一切开始缓慢的让人以为没有了尽头。


或许是因为吃了东西都吐了,醒来后的猫仔对零食抱着不放手。

(3)

一周后再回到这座南方的城,一直在延续的生活忽然觉得那么的无力。

猫仔下了车后奇迹般的就不再发烧了,似乎夜晚那滚烫的身躯只是我的梦一场。

每一次的离去归来,总有一个人在黙黙的守护着。

阿猫迎接了我们,在明烂烂的阳光下,他的笑容那样的暖。猫仔飞扑到他的怀里,喊爸爸。看着就觉得幸福有爱。

(4)

似乎长大后每一次与故乡有关,都是喜忧参半。

八月,一半欢喜,一半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