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佛渡众生不渡魔

点击:359  日期:2015-04-16 14:23:06.0 [小说]

原创小说——佛渡众生不渡魔 第二十二章 宿命



瞳孔赤色艳红,闪烁挣扎,纹耀于额间瑰丽如血深深刺痛旡心。

‘你要杀我!’

耳边回荡龍無脱口而出的话语,身躯轻微抖动,如冰天雪地中飘落的皑皑白雪。散发入骨寒冷,好似一靠近便会被冻得无法承受。

收回手掌,嘴角微扬,笑容貌神和离。深呼吸,扫过正盯注视自己满目警惕的梵冥。五指握拳,指甲陷入划破掌心溢出腥红,浸染白衣绽放朵朵娇艳欲滴。

梵冥本能撤退脚步护住龍無,双眸微眯警惕溢于言表:“我不管你是谁,决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被梵冥温柔之情取而代之,龍無小脸上面对旡心时的胆怯全然消失无踪。

旡心将龍無一举一动收于眼底,明明想要将那人抱回怀中。奈何此刻手臂僵硬,始终无法移动脚步。寒气自脚底冒出结成冰层,迅速吞噬四周。

连同梵冥在内,亦无法避开。

“降魔杵!”

一声令下,降魔杵飞入掌心朝冰面重击而去。

‘嘭…咚…’

数次之下,不见冰面有任何破损,反倒是降魔杵染上冰霜瞬间凝固犹如冰雕,如铜镜般的冰面折射梵冥诧异目光。

万里晴空鹅毛雪飞,吞噬青山绿水,顷刻间湖面波光粼粼凝结成冰。亦同旡心冻结的心脏,失去跳动,只剩一片死寂。俊容冷若冰霜,淡金瞳无喜无怒。

空气越来越冷,感受到龍無不算卷缩的身子。梵冥心中自是不忍,驱动法力温暖怀中龍無。余光瞟向降魔杵此刻仍是冰雕,丝毫不见融化迹象。

欲触碰,岂料指尖一接近立即染上冰霜。刺骨寒冷,激得梵冥猛收手,眉峰上挑将龍無抱得更紧。

此人到底是谁,好强,好冷。

银发与白雪混为一体,美不胜收亦凛若冰霜。此番景象让梵冥好生熟悉,睫毛闪动乍现梦中银白盔甲,晃得梵冥一阵仓促,急忙看向白衣人。

一袭白袍出尘,孤独傲世独站雪中。

………

“跟我回家,好吗?”

龍無无法形容当旡心说出这句话时到底是怎样的心情,她只觉话语入耳的瞬间,内心仿佛停止了跳动,寂静到一片荒芜。她知道旡心还看着她,从始至终都看着她。

寒冰不断侵蚀,冷得龍無快要忍受不住。环抱着自己的梵冥好似也好不到哪里去,却依旧保护着自己不敢松懈。

“我好冷。”

龍無埋首低语,旡心浑身猛颤,紧张尽显现冰颜,手指快速挥动,雪止冰化万物复苏。

‘咚…咚…咚…’

山间泉水再次恢复叮咚作响。清脆声悦耳至极,湖水荡出涟漪,一切一如往常好似什么也不曾发生过。

“对不起。”

语气夹杂龍無捉摸不定的悔恨,好似是在对自己说,也好似在透过自己对另外一个人述说。淡金瞳飘忽不定,瞧得龍無浑身不自在,从始至终她完全搞不懂旡心到底有何用意,为何对自己好,又为何要让自己看到他如此痛苦。

而自己…又为何每次面对他伤心,总有说不出的怨离惜别

“我要跟九天一起。”

“不行!”

龍無刚开口,旡心厉声制止,梵冥双眉紧蹙怒视旡心:“你没资格说不行”

话毕,抱着龍無正欲离开。眼前白光带起强大力量击中胸膛,梵冥想要抵抗反被推入水潭之中。

“我想做的事,除了他没人敢说不行。”

旡心将龍無圈在怀中,仍由龍無撕咬手臂。终是不吭一声,目不转睛注视怀中龍無。

龍無无暇顾及其他,旡心伤害九天就是不行!仿佛用尽全身力气,直至口中传来腥甜,方才一愣。瞪大瞳孔盯着被自己咬出鲜血的臂膀,噎着口水,余光偷瞄旡心。

岂料旡心神色无异,竟笑容满面:“如果你想咬就咬吧,哪怕是要我命,也一样给你。”

“我…”龍無欲言又止,旡心的笑让龍無无措,转移目光:“你把他怎么了!”

护国寺,梵冥”

旡心答非所问,瞟过翻身而起的梵冥。梵冥拂袖甩去衣衫残留水渍,义正言辞毫不避讳道:“正是。”

“太子让你来的吧?”

“太子?”

‘太子’又是谁,跟自己何关?为什么要让九天来找自己。龍無困惑,梵冥内心惶恐,谁都可以误会他,唯独这个孩子不可以,绝对不可以。想要解释,刚走出一步好似碰到无形结界,推也推不开。霎那间孩子近在眼前好似远在天边。

拳头拼命拍打结界‘砰砰’作响,然屏障丝毫不见碎裂。

“你要记住你是梵冥,你还有护国寺!”

提醒之意伴随强烈语气,犹如晴天霹雳压下梵冥几欲出口之话。

“我…”梵冥目光呆滞望向旡心,内心叫喧不停。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眼睁睁看着龍無被旡心一步步带走,犹如牵引着梵冥灵魂。

惊慌失措?怅然若失?

梵冥不知此刻自己内心到底是何等感受,力道于手中增大,眼看背影就要消失,戾气暴增,恍如看到龍無鲜血淋漓倒在自己眼前,那种痛不欲生:“龍無!!!”

‘嘭!’

“让我出去!”

‘嘭!…’

“让我出去!!!啊啊啊啊!!!”

拳头猛砸屏障,声响逐渐加重,只觉指节快要断裂…

‘呲…’

结界裂出细微痕迹,宛若希望引得梵冥更为疯狂捶打。除了不断夸大的纹路,根本不足以让人逃出。

无论梵冥如何拼尽全力,终究不得出。手掌早已血肉模糊,痛吗?梵冥摇摇头,直觉此时心更痛。

“怎么会这样…”

捶打着结界,梵冥低头喃喃自语。牙咬破唇角,口腔弥漫腥甜。

“因为你已是凡人。”

来人清秀淡雅,如逢绝境中的阳光。梵冥遥望结界外鹤袍男子,感觉再次置身梦中:“我记得你,你就是出现在我梦中的人,你快救我出去!!”

梵冥已经不知道自己除了相信此人还能有什么办法,不断重复的呐喊,唤得鹤袍男子回首浅笑:“我说了,你已是凡人。”

“你为什么还要让我看!”

“不是你自己选择的吗?”

“我……”

被鹤袍男子堵得哑声,梵冥深吸口气:“我是凡人,又怎么了?”

“问题不在于你是凡人如何,而在于你已生为凡人力所不及。”鹤袍男子说话不留余地,字字见血。

降魔杵感知梵冥愤怒,拔地而起。碰触结界转眼间反弹,直插巨石,碎石尘灰。

冷眼旁观,鹤袍男子突然“哈哈”轻笑:“这就是区别。”袖摆飞舞,不见任何动作,巨石须臾粉碎无踪。

‘哐…噹…’

失去支撑,降魔杵应声倒地。溅起水花,掩埋飞扬尘土。

……………………

群山环绕,白鸟临空。

茅草屋烟雾寥寥,充斥女子怒骂声。龍無乖乖坐在床头,动也不敢动,偷瞄着正处于暴怒边缘的绿螺,龍無忘不记当自己被旡心带回时,碧螺看见自己第一眼时的紧张神情,恰似快要了碧螺的命。

又是骂旡心,又是责怪自己。

这不,喋喋不休骂了半天,每一次为龍無拭擦伤口都小心得仿佛龍無是个瓷娃娃,一碰就会碎。

巧眉灵眸水光晕染,满腹满是心疼。看得龍無都不好意思,从刘海发隙间瞟向碧螺。

“看什么看,你看看你把自己搞成什么样了!”

“我…嘶…”

“疼吗?”瞧着龍無看向自己,手中不觉加重力道,又着龍無感痛,更是气得不行,为龍無上好药,将锦帕扔入水盆,对站在门口的旡心喝道:“到底是谁干的!!”

“来了。”

“你说什么?”

碧螺没心情理会旡心莫名其妙的话语,抬头准备继续追问,一抹熟悉身影闯入眼帘,让碧螺顿时忘记了呼吸。

梵冥并没有仔细观望周围到底是怎样的景象,他更不明白为何鹤袍男子在戏弄他之后,仍是将他救出结界,由着他一路狂奔到这里。

翠竹悠悠,宁静怡人。露水沾湿袈裟,脚步凌乱不已。自己是护国寺下一任方丈,梵冥很清楚。但是他更清楚,他看到龍無时,内心涌现出的渴望。

蛇妖说自己是‘九天’,那么笃定,孩子一遍又一遍叫着自己‘九天。’

甚至连出现在梦中的鹤袍男子亦唤自己‘九天’。

还有真实到令梵冥不可忘却的梦境,都在提醒他,他就是他们口中的‘九天’

‘九天’跟这个孩子到底有着怎样的过去…

梵冥既害怕也期望,他想要守护这个孩子,任何时候,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要守护这个孩子。

当他看到孩子鲜血淋漓在自己眼前那刻,心胆欲裂不是假的。

…………

恍恍惚惚,他再次看到白衣人身影以及他身旁正盯着自己瞠目结舌的貌美女子。

身体力行,一把抓住白衣人衣襟,艳红沾染白衣。令梵冥惊讶白衣人居然没有闪躲,则是赤裸裸的目光盯着自己:“你居然能够逃出结界。”

梵冥没心思去敷衍,吼道:“孩子在哪里!”

“九…天…?”怒吼让碧螺恢复神识,启齿不可置信。

对于呼唤他‘九天’的女子,梵冥没有任何熟悉感觉,环视而过,紧了手中力逼问道:“孩子在哪里!!!”

碧螺并未觉得九天无视她有何不妥,正如凌霄所说,他已是再世凡人记不得自己也属正常,只要他还在乎主人,碧螺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在屋里。”

清风一过,梵冥冲进茅草屋。望着床榻间见他到来而咧嘴一笑的龍無,拔腿扑了上去。

跪倒在地,凝望龍無很久很久:“我来晚了。”

“可是你来了。”

这个被自己唤作九天的和尚,让龍無有着不可磨灭的信任,不管发生什么事,感觉告诉龍無,此人一定会陪在自己身边。

四目相对,碧螺紧跟而进,蹲在两人身旁想要再唤。

“梵冥!”

旡心先声夺人,喊出梵冥名字,提醒碧螺。

碧螺僵住,目光流转,原本开口的‘九天’到了嘴边在旡心的提醒下变成了:“梵冥。”

烛火晃动,在褐色土墙上映现四人身影,高低不一。

瞅了眼碧螺,梵冥面无表情。

“明日便是太子成人礼,你此番前来就是这事吧?”

“太子师,彼此彼此。”

“你们在说什么?”

碧螺听不懂两人言语,直觉目光间,两人已是刀光火石。

梵冥双手环在胸前,言语意味深长:“我或许见过你。”

“哦?”

“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