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合同司法效力的争议焦点及其解决方案

点击:111  日期:2019-07-04 22:48:32.0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商业模式已经或将转移到线上,通过订立电子协议的方式来确定合同关系。不过即使发展到现在,司法实践中对于电子协议仍然存在诸多个案中的不确定性,各方认识不一。更多知识在电子合同签署

 

《合同法》第十一条规定,书面形式是指合同书、信件和数据电文(包括电报、电传、传真、电子数据交换和电子邮件)等可以有形地表现所载内容的形式,即所谓协议,完全可以以“数据电文”等电子数据形式所承载,法律并不当然否定电子协议的法律效力。同理,我国《电子签名法》规定:“当事人约定使用电子签名、数据电文的文书,不得仅因为其采用电子签名、数据电文的形式而否定其法律效力”,同样说明不能仅仅因为是数据电文而否定协议中的主体签字效力。

 

 

这两个法规以及其所作出的相关规定构成了电子合同的基础性依据。前者是确定了合同的形式,后者是确定了合同当事人身份,所以,但凡一个合同的签署人以及签署的内容都能够确定的情况下,合同也就自然能够成立了,这和线下纸质合同并没有任何不同,只不过这次,是以电子合同的形式出现。

 

本文根据实务中的迷惑点,通过裁判案例研读的直观方式,让大家一解心中困惑。更重要的是,让公众树立对电子合同的信心,这在网络时代显得格外重要。

 

争议焦点1:用户否认自己曾经在平台进行过注册或认证

 

实务处理:若平台向用户主张权利(例如在某些保证合同场景),则提交注册或认证信息,即可进行诉讼,对方不应诉则可缺席、公告送达,若对方应诉,则应当根据不同情况而定。建议平台应当完善平台注册认证环节(交叉认证),尽力做到明确用户即为本人注册。另外,平台也可以引入数字签名服务机构开展电子签名。

 

案例:(2016)粤03民终11344号:本案借款人郭小东与何天坤均是天勋公司股东,郭小东与张舫是夫妻关系,郭小东和张舫均确认本案借款用于了天勋公司的经营。虽然张舫否认系其注册和点击签约,但不能排除郭小东以张舫名义操作注册。对于中兰德公司而言,其基于会员资格的认证程序和签约程序,有理由相信张舫的注册认证资料属实、《担保保证书》亦是张舫通过线上点击的方式与中兰德公司签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