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经历:关进看守所,你会经历什么?

点击:317  日期:2016-06-17 16:18:05.0 [生活]

亲身经历:关进看守所,你会经历什么?

作者:秀才江湖

我是因为敢怒敢言、因言获罪进去的,一共进了两次看守所,一次是2014年在佛山禅城区看守所,一次是2013年在广州海珠区看守所,关在广州只有7天就取保候审出来了,因为衙役的目的只是把我赶出广州,我喜欢抨击黑暗,“说三道四”,还喜欢围观敏感事件,广州衙役特别不喜欢我,所以随便扣了个罪名,把我关进看守所,然后把我赶出广州、遣返原籍,就以为可以眼不见心不烦了,没想到我回家呆了几天,就又重新返回广州了。以后几次三番,我都是赶了又来,来了又赶。我是人,不是树,人有脚会走路,树不会,只有树才会你把它放在哪里、它就只能一辈子呆在哪里。

广州的看守所经历这次先不说了,我回忆一下我2014年被关在佛山市禅城区看守所的一个月囚徒生涯。因为广州赶我赶得厉害,我于是在邻近广州的佛山租房居住,所以这次被关在佛山。那天是5月3日,我和志同道合、坚持民主理念的三个朋友,一起去广州中级法院准备旁听一个敏感案件的开庭,结果在法院门口往里走的时候,突然被一帮衙役一拥而上,强行抓到派出所做笔录,折腾了24小时左右,然后关进佛山禅城区看守所,穿上了囚服,开始了一个月囚徒生涯。为了能在门户网站发表,我这篇回忆文章尽量不提政治,但由衷地想说:中国真的不是神马法治社会,一个地方的衙役不喜欢你,就可以随时抓你、关你、24小时传唤你、拘留你,随便扣个“寻衅滋事”诸如此类的口袋罪就搞定!劳教制度取消了,根本不用欢呼雀跃,因为只是换汤不换药,拘留越发随心所欲了。

办好手续、体检完毕之后,看守所的衙役领着我,穿过两边都是监舍的长廊,打开其中一间监舍的铁门。当我从矮小的铁门弯腰钻进去,如果不是以前进去过,肯定会一下子被眼前的场景惊呆的。一间二三十平米的房间,关押了30多个人,最多时有40多人,睡觉都只能侧身睡,否则就睡不下。半夜去方便,都需要轻手轻脚、轻手蹑脚,以免踩了人,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就是我未来30天的居所!一个狭小的房间,就是我和30多个人共同的餐厅、操场、厕所、卧室,吃喝拉撒睡锻炼,什么都在这里完成。所谓“放风”,就是打开小铁门,到大铁门和小铁门之间的狭小空间洗澡的时候,隔着雨棚顺便看看头顶的蓝天。

早饭是3个小馒头,中饭和晚饭都是米饭加一个素菜,菜里不是几乎,是根本看不到油,都是最便宜的素菜,豆腐、茄子、豆芽诸如此类。如果有人给你存钱,你就可以买一些食物,改善伙食,花生油或酱油可以直接浇到饭菜里,还有方便面、饼干、鸡肉块、皮蛋等屈指可数的品种。食物由监舍的“仓管”负责调配,“仓管”也是在押人员,好像都是人高马大、资格比较老的担任,一般每个监舍都有两个。看守所的衙役和在押人员都把监舍称之为“仓”,关人叫“进仓”,换监舍叫“换仓”,言下之意,我们只是货物不是人,看守所的监舍是用来存放我们这些货物的,这个简单的称呼也折射真实的中国人权状况。

拘留所我也进去过,进拘留所和进看守所的心情是不一样的,因为进拘留所的时候,你会知道你被拘留几天就能出去,心情会轻松很多,进了看守所则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出去,很多人刚进去都会度日如年、心情烦躁、天天盼望出去。大铁门经常打开,铁门一响,很多人都会充满期待,是不是来放我的?当外面的声音喊到某个人的名字,他就会被其他人投以羡慕的目光。其实被喊到的人,出去未必是出狱,经常都是见律师、做笔录,如果不是身份特别“敏感”,律师可以在看守所的会见室内见你,不限次数,衙役也会在看守所的审讯室审讯你。我在佛山看守所的一个月期间,见过三次律师,律师是我认识的好朋友,不收钱的,我们隔着会见室的铁栅栏对话,我问问外面发生了神马。衙役一次也没来看守所审我,因为他们知道我没罪,审我也审不出神马,早就安排好了,关我一个月就放我,然后把我驱逐出佛山。

看守所因为没有阳光照射,很多人关久了,会因为缺钙引起骨质疏松、牙齿松动。我出来后发现,多颗牙齿发生松动,拖到今天已经摇摇欲坠。头疼脑热的小病,看守所有医生给你简单地看看,配几颗药给你吃。但是再好的药也不可能是灵丹妙药,药量太少,根本无济于事。有一次,我感冒了,我就按墙上的呼叫铃,要求看病。呼叫之后,铃声回应“医生不在”,我就继续按铃,要求把一天到晚在头顶旋转的吊扇关掉,因为监舍里很多人都患上了感冒。衙役回答“按照规定不能关吊扇,你吹得生病了,看守所有医生!”他们宁可让你被吊扇吹得生病了、给你看病,也不违反规定、关掉吊扇,他们是一台台麻木不仁的统治机器,只知道按部就班执行任务,毫无人性化。

看守所每天六点到九点,可以看电视,我记得每天六点就看动画片喜羊羊,七点看新闻联播,然后是一集电视剧。在此期间,可以写信,可以看书,也可以和别人闲聊。如果没有背监规,电视是不能看的,而且不能写信。所谓监规,就是十个不准在看守所违反的规定,在里面的时候为了能写信,我也背熟了监规,现在已经忘得差不多了,记得其中有不准自杀、发现自杀自残必须报告。还有不准藏匿刀具、凶器,剩下的我也懒得回忆了。时间久了,我就想到什么写什么,文字可能显得杂乱,请见谅!还有,睡觉的时候,需要在押人员轮流值班,说是为了防止有人自杀、自残、逃跑,其实这么多道门,怎么逃!?谁逃得掉!我也犯不着逃!值班一般都是两个人,一个人站一个人坐,轮流站与坐。

就写这么多吧!反正看守所的真实情况,绝对不像前段时间官方媒体描述的那样,绝对没有台湾诈骗嫌犯的待遇那么舒服:天天有肉、能操场放风、房间大、关的人少、医疗及时细致。官方这么宣传,只是为了统战需要、营造一个讲人权、人性化的表象,让外国人看的。我经历的看守所,真的不是这样子的!相信我还是相信他们?随便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