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让我无法忘记的初恋情人

点击:12  日期:2017-08-16 15:12:19.0 [两性健康]
讲述:让我无法忘记的初恋情人
两个月前,当我躺在白色病床上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看见的是妈妈憔悴的脸庞和爸爸苍白的面容。见我醒来,妈妈眼中是止不住的泪水,爸爸则站起身走到窗前,背对着我。“菁菁,你为什么这么傻?你要丢下爸爸妈妈吗?”妈妈的声音都在颤抖,紧紧地握住我的手。 一时之间,竟有些百感交集,愧疚,后悔,遗憾,解脱……也许还有一点点恨?竟然有些无法面对妈妈的目光,只好别过头去。 仿佛一场剧烈的马拉松跑到终点,又仿佛刚经历过一场惊涛骇浪,身体疲惫到极点,心却从剧烈中回落,理智开始归位。这两年间发生的事情,尤其是这一个月来发生的种种,一幕幕回到脑海。也许,一切都结束了,那个关于爱情的美丽蓝图。 2010年暑假,是我大学的第一个暑假。漫长的两个月,每天除了睡觉、吃饭,就是上网。飞速地点击着鼠标,我全身心地投入到网络游戏中。一个名叫“香蕉你个巴辣”的人加我为好友,他是我们队里实力较强的队员,我们经常打配合,获得了多场胜利。 我们的聊天,渐渐从游戏说到现实生活。他叫王岩,21岁,也是在校大学生,讲话十分幽默,我们有很多共同话题,经常一聊就是好几个小时。他不同于那些聊不到两句就找你索要生活照的男网友,这一点给我留下了良好印象。 生活中,我是出了名的火爆脾气,稍一触碰,就会像炸弹一样“爆炸”。可我竟和王岩网聊了整整一年。跟他说话,是件很快乐的事情,可以让人忘记烦恼。然而这一年间,我们谁都没有提见面的事,直到2011年我的第二个暑假。 “何同学,你今天有时间没?我们一起出去玩吧。”“何同学”是他对我的专属称呼。“哎哟,这还是您老第一次约我,再忙我也得给您面子啊!”“嗯,表现不错,那下午4点,司门口车站见。” 7月17日下午4点,我准时到了约定地点,见到了王岩。他穿着白色T恤,牛仔及膝热裤,外加一双拖鞋。我忍不住笑道:“你这也太随意了吧,好歹我们也是第一次见面。” 他却不在乎,还无奈地说:“早知道你真的比我高,我死活都不穿拖鞋出门了。” 王岩的确如他此前强调的,长得不高,也不好看。我心里多少有点失望,不过跟他谈天的感觉却没变,依旧那么轻松快乐。 那天,他足足陪我逛了4个小时,也没说一声累。看着他脸上的疲惫,却还是倔强地坚持着,我心里很是感动。我想,一个男孩子肯陪你走4个小时的路,也没一句抱怨,这该算是对你很好吧。 此后,我们见面的频率增加,感情迅速升温。2011年圣诞节,我们恋爱了。 和王岩恋爱的第一个月,他本该忙于毕业找工作,却用了整整一个月来陪我。那时我读大三,因为没有经历,所以不知道毕业就业的压力有多大,只是常常看见他眉头紧锁、对着我却依然微笑的样子还是很心疼。很多时候,我真心觉得他是个好男人,是值得和他走下去的人。 恋爱3个月后,今年4月的一天,王岩和我一起回家见了我的父母。我既紧张又兴奋,毕竟这是我第一次恋爱,希望得到爸妈的认可。可我怎么也没想到,那天的见面成为了我们恋情告急的开端。 爸妈见到王岩,表面上客客气气,还一起吃了晚饭。王岩刚走,他们的审问便开始了。“菁菁,你们谈了多久?怎么认识的?”“他是哪里人?家里环境怎么样?现在在哪里工作?”这些问题,爸妈刚才一个都没问王岩,他走后却全部堆到我身上。 听了我的回答,爸爸发火了:“不是武汉人不要紧,家里在那什么山里,环境怎么能好?他自己连份稳定工作都没有,你们以后靠什么过日子?”这是爸爸第一次用如此严厉的语气吼我,我有些错愕,甚至有点想哭。 “你爸说得一点没错,那个男孩子长得也没你高,又其貌不扬,配不上你。我劝你们趁早分手,免得日后受罪。”妈妈接过话。 分手?我觉得不可理喻,火一下蹿了上来,“他是长得不高也不好看,也没有稳定工作,可这些有罪吗?你们不同意,我偏要和他在一起!”我摔门进了自己房间,依稀能听见爸妈在客厅生气的责骂声,泪珠断线般往下掉。 我立马给王岩发短信告诉了他一切。许久,他才回复我:“菁菁,你爸妈考虑的有道理,虽然很现实,不过是以后必须考虑的问题。”王岩越是这样说,我的心就越歉疚。我觉得自己有千万个对不住他,从而更加坚定了和他在一起的决心。 我们开始了“地下恋”。王岩常说不能一辈子这样偷偷摸摸,迟早还是要面对现实。我却不理会,在我看来,我只不过想谈一场恋爱,爸妈的反应却这般强烈,我心有不甘,不想就这样顺从他们。 执意与你相逢 事实证明,是我太天真,竟以为能和王岩一直这样下去。不到一个月,我们继续交往的事情便被爸妈发现。 今年五一期间,我们约好一起出去。正准备出门,我却被爸妈拦了下来。“你去哪里?”“我跟乐乐出去逛街。”乐乐是我的发小,也是我最好的朋友。“是吗?我早上买菜刚碰见乐乐妈,说乐乐这两天身体不舒服,在家休息。” 我一听慌了,怎么这么不巧!这下肯定穿帮。爸妈见我没做声,更加肯定了我是和王岩出去。“你不要想着和那个男孩子出去,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还在来往!” 事情来得太突然,我没有丝毫心理准备,各种借口在脑海里混成一团,比麻花还乱,唯有以沉默应对。爸妈见状,攻势越发凌厉,“你今天哪都不要去了,在家好好待着。” 一听这话,我的小火山爆发了。“你们凭什么不让我出门?我去哪里是我的自由!” 我这句话一出口,爸妈也气急了。“你这是非要去见他?今天什么都不说,你哪里都不准去!你们赶紧给我分手!” 最后,他们强硬地将我锁在家里,然后毅然决然地出了门。我在家急得团团转,边给王岩打电话边想办法,还不忘告诉乐乐刚才发生的事情。突然,我看见开着的窗户,一个绝好的办法冒了出来。 我扯掉床单,找了几件外套,将它们紧紧绑起来,扔到窗下,长度刚刚好,幸好住在2楼,我不由得暗自庆幸。我顺着床单慢慢攀下去,心突突地跳,如此狗血的电视剧情,竟真实地发生在我身上。 我疯了一般地跑去和王岩集合,他听我说完一切,觉得既疯狂又刺激。我们商量决定一同回王岩的老家,顺便去见见他的父母。说到做到,我们立马买了车票,王岩的家在湖北省内,路途不算遥远。 一番颠簸后下了车,撞入眼帘的是偏僻简陋的村庄,一股巨大的失落竟然涌上心头,心里隐隐不妙。也许真的像爸妈说的那样? 晚上9点多,王岩骑着电动车带我围着村子兜风,田园的空气很清新,正当我乐在其中时,一辆轿车在我们身旁停下。爸爸和舅舅冲下车抓住王岩就是一顿揍,我被惊得目瞪口呆之际,舅舅一把抓住我塞进车里,随后,爸爸开着车呼啸而去。 “要不是乐乐告诉我们,你妈都急得要报警了!我和你爸只是沿着高速开,到了这边还真不知道在哪找你!哪晓得正好看见你俩!”舅舅语气还算平静,爸爸则一直沉默。 回到家,爸妈的斥责狂卷着怒意向我袭来。他们砸了我的电脑和手机,喝斥我以后绝不准再见王岩。我有些招架不住,却又不想服输,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一天,滴水未沾。 为什么谈场恋爱这么难?是不是所有的爱情都要扣上现实的枷锁?我只想自由!……这些念头在我脑子里不停旋转,将情绪逼到了一个狭窄的巷口,身体则虚脱得有些受不住,桌上那把蓝色的小剪刀跃入眼帘,突然大脑一片空白,我拿起剪刀向手腕划去……